12/8
我憤怒這種甜蜜,也妒忌這種擁有,我討厭這種關係,也痛恨這種曖昧,我不要這種靈魂,也嫌棄這種感情,我恥笑這種戲碼,也讚賞這種謊言,我喪失這種認真,也辜負這種忠誠,我忘記這種無知,也走入這種錯誤,我袒護這種假象,也恐懼這種圍牆,我愛過這種回憶,也錯過這種故事,我遺憾這種開始,也結束這種希望,我聽見這種聲音,也夢過這種悲傷,我深陷這種日子,也無奈這種生活,我看穿這種天真,也咬定這種險惡,我檢討這種單純,也欣慰這種意境,我領悟這種污穢,也承受這種痛苦,我熟悉這種場景,也諷刺這種懦弱,我啜泣這種落寞,也害怕這種空虛。

12/9
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他臉上的笑容一樣的美麗,有的人藏著傷痕,有的人藏著懦弱,更有的人藏著陰險,很多時候我們都被那美麗的外表給蒙騙住,那最真實的一面。

12/10
每次都是自己愛喝,隔天宿醉才在那裡難過的要命。男人喜歡開新車不喜歡開中古車,因為男人覺得中古車是別人開過的,而女人就不一樣,女人認為就算是別人開過的又怎樣,說不定它也會是輛好車。

12/11
今天跟ling去吃火鍋順便帶金小弟去洗澡,還有修回以前的雪納瑞造型,真的是帥到不行。

12/12
他們什麼話都沒有多說,那沉默的模樣令人不捨,在酒醉時聽見的是最真實的哭聲,桌上那副碗筷更讓人的心像被撕裂般難受,這場告別式不止是心酸,還或著許多思念....

12/13
盤著雙腿金小弟就躺在上面,三不五時就抽動一下牠的大腿,好可愛的小子知不知道姐姐腿都麻掉了,前幾天啊帶牠去洗澡剃毛,送牠回家後我就去上班了,直到下班回家牠一樣在門口迎接我,跟著我到房間拿浴巾,我往浴室方向走牠就跟到浴室門口,浴室門外我放了一塊小毯子牠就坐在上頭等我洗完澡,然後我幫牠的小床換了床罩,牠不但不睡還硬要擠到我旁邊,我就一直抱牠下床,直到我罵牠叫牠出去我就轉頭繼續睡,然後一點聲音都沒有牠也不在房內,我偷偷探頭出去看,牠默默的躺在客廳的沙發,哈哈哈,直到隔天下班吧,牠才肯讓我抱,金大爺你改姓張好了!ling說牠有憂鬱症,我是覺得有一點啦,牠常跑到提籠外抓著抓著,我知道牠想念牠的寶貝媽咪,但跟在我身邊你還可以看我洗澡耶,這是多好的福利啊!

12/14
虛偽的模樣,令人反胃的殘破之人,繁花散燼,割開吧,那不完整的傷痕,撕心裂肺,我要看血流光的樣子還夠不夠美,滾開,妳不要碰,讓它淋漓盡致血染著我的雙手,撕裂的心,痛嗎?哭紅的眼,累嗎?傷害我後的疲憊,這吻,是施捨還是憐憫,無所謂,心死的毫無知覺了。床單鋪滿血染的花瓣,這屍體,沒完全死去,還醒著,昏昏沉沉的妳也還在。
「蝴蝶依舊狂戀著花,妳卻錯過我的年華,錯過我轉世的臉頰,妳還愛我嗎?我等妳一句話。」

12/15
金小弟別怕,姐姐喝醉不會咬你。

Choum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