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/14
原本只是拿東西去公司給布丁吃,結果屁股一坐下來就黏住了,跟寶兒玩吹牛輸到我真的酒醉,在公司原本喝的很開心,後來聽說是我酒醉找邱哥哥去灣一下,去到那裡因為誤會有人罵我姐,講了很不好聽的話,我這個小不點二話不說的就衝上去要跟人家輸贏,這場爭執也越鬧越誇張,我還跟自家小姐動手腳吵了起來,最後三舅來,才緩和這場風波,我不喜歡吵架,也不喜歡被人家討厭的感覺。

11/15
「哭就算了,還吐,還吵架,以上三點妳可以讓我笑很久了」有人居然傳簡訊這樣笑我,不過邱哥哥說人家醉的很可愛捏,我還邊哭邊講「我是金小梅欸,我很堅強的」,我聽了整個很害羞。

11/16
有人會想念我,好開心。

11/17
我說一張桌子需要四隻腳一起支撐住,如果只有一隻恐怕是搖搖欲墜,但有人立刻接著說,說不定你是最粗大的那隻腳,像圓桌那樣,把它撐住。今天老媽武則天回來,看她的臉就知道她有多幸福,算命師曾經說過,我是老媽唯一的命根子,只是他們夫妻倆在牌桌上把我的小鳥給輸掉了,哈,沒關係,我仍為他們感到很自傲,也渴望有一天她們也為我感到自傲。

11/18
多希望武則天多留幾天,我想帶她去廈門玩,可是她不理我,居然就這樣飛回台北,下一次一定要帶妳一起去。

11/19
這是悸動,一種無法說出口的衝動,然而卻成了別人口中的是是非非,我站立在中間左右不是,狠心的撕裂著我的雙手雙腳,麻痺了那些冷冷笑笑的嘴臉,流動的孩子曾感到心酸嗎?亦或者是那股力量使我死命掙扎,這沒有結局,你未贏我也沒輸,滿意嗎?

Choum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