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3
我走在無人的綠色草地,花香在鼻子裡旋轉,拿著小酒瓶,抬頭看看天空,我選擇一個人任性,孤單的小蜻蜓在微笑著,哼起那最愛的曲調,張開了雙手,放掉所有無知,此刻不再是黑與灰,一個人坐在草地上的孤單背影,擺在旁邊的拖鞋像是暫時被放下的重物,我選擇安靜的坐著,呼吸著,但卻是不思考的,什麼也不去想,就這樣安靜的。

6/6
車窗上反射著那張讓我恐懼的臉,她心理藏著沒有人懂的秘密,在她的微笑裡看到了感傷,那種眼神,讓我由外冷到心,是可怕的。閉上眼睛試著讓那張臉消失不見,我卻偷偷的思念著,觸碰著,冰冷的手,軀殼持續的降溫,凍傷的臉依然對我微笑著,她,像霧般,隨即在我眼裡消失不見,成了空氣,再也無法觸摸,她,想飛、要飛,飛的高高的、遠遠的,也許會有停留的一天,也許這是個不能暫停的旅程,她。

6/7
左邊巷子的路燈很閃亮,樓梯上的門,可不可以是多拉a夢的任意門,黃色檯燈下的像框,裡頭是一個穿著微笑的人,破裂的鏡子映著長短不均的手指,一個被縫合的雙手,一個被殺死心的人,黑色口罩,使我停止辯解。洋娃娃倒立在我的右側,桌上的抽屜,可不可以是多拉a夢的時光機,尺寸不合的高跟鞋,會不會帶我走到世界末端,戴著帽子的貓嘴裡咬著剩下骨頭的魚,一個被凍結的眼淚,一個被摧毀的石像,紅色唇蜜,使我選擇微笑。金魚唱著抒情的英文老歌,煙灰缸上的指紋,隔壁的熊。嘴裡的煙味慢慢淡去,突然想喝杯加了牛奶的咖啡。

6/10
習慣了這種日子,靜靜在一旁發呆,放不開的依然是我掛念的,想要的跟實際的就像是天與地,離的那麼遠,沒什麼的,真的,延伸的是重疊的片刻,放的開的,眼淚只是宣洩的藉口,會快樂的,就算我們在世界的各地,是想著彼此的,像是連體嬰狠狠被分開,是會有未來的,想放聲大哭,可是找不到讓眼淚流下的理由,那種同情的眼神,會讓我的心好酸,可以忘記的,我好累,可我知道我沒資格說累,可以熬過的,給自己個擁抱,幸福的。

Choum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